为Ultras正名:他们绝不是足球流氓!

体育 04-13 阅读:46 评论:0
为Ultras正名:他们绝不是足球流氓!

  本文作者为《卫报》副主编Gregg Bakowski,年少时他曾接受过专业足球训练,并与达夫在青年队比赛中打过照面

  小心点!Ultras(译注:该词可以理解为死忠球迷、激进球迷)过来了。好吧,也不必太害怕。他们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群人——当然,这要取决于你如何定义Ultra了。而现在,有人正在试图将这种极易遭受误解(它遭受到的误解可比巴洛特利还多)的看台文化引进至英国了。

  每当透过英国媒体看到有关欧洲Ultras的报道时,他们往往都会被刻画为将所有球迷负面形象聚集为一身的人。他们崇尚极端暴力、种族歧视、威胁球员、成帮结伙地做一些令人厌恶的事情……他们的组织通常有自己的特权,推崇所谓的“足球亚文化”。

  德国俱乐部已经习惯了在Ultra球迷的支持下进行比赛

  没错,Ultras确实存在形象不佳的问题。这是因为我们很少有机会读到关于他们的正面故事,例如:他们会帮助不同族裔的人群融入到俱乐部所在的社区、工厂;拜仁慕尼黑的Ultra会组织成员参观奥斯维辛集中营,以此方式来宣传俱乐部的犹太历史(译注:拜仁慕尼黑俱乐部的创建者大部分都是犹太人,俱乐部成立初期的著名主席兰道尔也有犹太血统)。但这些“空想社会改良家”的事迹,因为不符合媒体对于Ultra的宣传口径,而只能被丢入纸张粉碎机。

  即便如此,一群接一群的Ultras还是向我们走来了。水晶宫的贺姆斯代尔狂热者(Holmesdale Fanatics)——他们没有将Ultras写进自己的名字里,还因为帮助球队炒热了现场气氛、增添了看台上的色彩而备受好评。在塞尔赫斯特公园内,该组织占据的区域充满了活力,与许多英国球场内的“博览会”气氛(尤其在英超联赛)形成了鲜明对比。与普通球迷一样,他们同样关注着商业对于足球运动的渗透。

  英国其他俱乐部的球迷们也都在努力树立着自己的组织文化,其核心目的是为了“有声有色”地支持球队,而绝非是砸烂人家的脑壳。阿斯顿维拉的1874旅(Brigada 1874),莱斯特城的护城男孩(Fosse Boys),米德尔斯堡的红色阵营(Red Faction),凯尔特人的绿旅(Green Brigada),以及伊普斯维奇、克拉普顿FC、达利奇哈姆雷特等俱乐部的部分球迷群体,其政治主张都偏左,且崇尚自由主义,这与传统的英国足球看台政治是背道而驰的。

  肯尼-莱格,一名居住在柏林的作家,他对德国的Ultras文化就很感兴趣。他相信在英国,这种球迷文化传播之前,他们还需要先找到一个反对对象——它可以是政治事件,可以是高票价的球票,可以是现代足球所带来的无聊感受。“在意大利,它已经扎根进入了左翼的政治土壤;德国的Ultras政治倾向性更强,这些组织经常要在与足球无关的事件中站队,比如说:难民、种族歧视、同性恋,”他告诉记者,“在德国,Ultras组织的活动通常是为了反对上世纪90年代活跃于体育场内的足球流氓。Ultras组织,从某种意义来说,他们占据着看台也是为了让球场变成一个更有趣、更阳光、更丰富多彩、更能被社会广泛接受的地方。而不是让球场变得令人畏惧。”

  展现精心设计的Tifo,也是Ultras的必修课之一

  莱格认为,英国的看台文化已经处于凋谢的边缘。因为它对于欧洲的事物采取了一种封闭的态度,而且英国的年轻人永远不会像经历过上世纪90年代两德统一的德国人一样热衷政治。因此,活跃看台的“催化剂”必须要从内部挖掘。或许它应该是英国足球本身,毕竟英格兰的顶级联赛已经完全被商业主宰了。然而英国足球对于Ultras组织的活动却也是免疫的,原因在于:这里的球场都是坐席的,整个社会都害怕足球流氓的卷土重来,球票都很昂贵,球迷的年龄层偏高(试想一下让50来岁的中年人跟你跳90分钟的波兹南舞?),常年接受的绅士化教育……

  大卫-迈尔,一名30年的曼城季票持有者,曾为欧洲足球周末网站(现已关张)撰稿。他担心由于英国足球界采取的一系列“防疫措施”,尤其是英超联赛,会使得Ultras的发展变得寸步难行。“英国对于这些活动会采取宽容的态度,毕竟大家可以通过互联网、YouTube了解到他们,而且现在出国看球也已经很方便了。但球迷们也很害怕放任这些组织肆意壮大后带来的副作用,他们更不愿看到这些人声讨自家俱乐部一幕的发生。既然发展的可能性全都没有,他们也只能出局了。”

  英国球迷并不喜欢整齐划一的大合唱——你可以问问英国的乐团。他们也不愿让别人教授自己应该如何支持球队。西汉姆联的球迷群体最近几个月就在闹分裂,其中一拨人为老派的球迷,另一拨人则为新生代——他们更富裕也更有激情。这种问题并不只存在于西汉姆联的球迷群体之内。一部分球迷也只是为了看比赛才来的,他们根本不在乎营造什么气氛,只有他们乘坐的客船在北海面临倾覆时,他们才会举起手中的烟花棒。没有问题,对于许多Ultras组织而言,即便没有烟花,不再宣传组织纲领,他们也能让比赛变得很开心。

  在欧洲大陆很普遍的Ultras球迷文化,在英国则很难生根发芽

  莱格表示,最初在德国,许多普通球迷也曾对Ultras采取了敬而远之的态度。但随着时间的深入,大家已经完全接纳了这批球迷,并相信他们能在球场内发挥出积极、无害的影响。

  随着“安全站票看台”的议题开始得到讨论(凯尔特人俱乐部也准备重新审视它了),广大球迷组织也在都在商议:是否能在英国球场内刮起一股“复古之风”。这些组织与大家印象中的球迷帮派已经完全不同了。而如果有人提出Ultra这个词时,请不要立即将其一棍子打死。或许它并不符合英国的足球文化,但却也有可能帮助我们恢复那种曾经火爆的现场看球气氛。

网友评论

相关推荐

标签列表